返回

鼻子长歪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四章 坐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鼻子长歪了》    竹林站在一棵树上,看着陈丹朱带着婢女们,不是向泉水边去,而是千真万确向山下去。

    “你就别担心了。”另一个护卫倚着树干笑,“这才多大点事,丹朱小姐不会与她们冲突的,你不是也说了,丹朱小姐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

    是啊,他给将军写信说了丹朱小姐现在不打架不闹事不拦路抢劫——安安稳稳老老实实,除了每月下山一两次去回春堂看看,别的时候都不出门了,将军看了信后,还给他回了一封,虽然只写了三个字,知道了。

    如果是普通的口角,竹林其实也不担心,不就是一口山泉水,那些人也说了,下午就走了,再来打,他也相信陈丹朱不介意,但是吧——那些小姐里面有姚四小姐。

    虽然这个姚四小姐自始至终都没有多说话,似乎不知道陈丹朱住在这里,但这些小姐们来这里玩,肯定是她的撺掇。

    他现在应该庆幸的是陈丹朱不知道姚四小姐这个人,否则——

    但愿姚四小姐不要惹事,否则——竹林在身侧的手握了握,如果冒犯了太子,他就主动认罪,不让将军为难。

    “小姐,我还怕你为难呢。”阿甜走在陈丹朱身边,“现在来山上的人多了,难免会冒犯小姐。”

    陈丹朱脚步轻快,襦裙摇曳,金丝裙边闪闪亮,她的笑也闪闪亮:“这怎么是冒犯呢,不会不会,小事一桩。”伸手指着山下,“你看,阿婆的生意真是越来越好了,好多人呢,我们快去帮忙。”

    说罢又对阿甜嘻嘻一笑。

    “然后白喝茶不给钱。”

    小姐开心她就开心,阿甜也笑了:“小姐去了,会有好多人要问诊问药,大家肯定要多喝几壶茶呢,阿婆又要多赚钱了,还要什么茶钱啊,该分给小姐钱。”

    陈丹朱点头:“你说得对。”又若有所思,“别看山路不远,但有很多人就懒得上山了,应该有几天在山下再设药棚,不送药不卖药,只问诊怎么样?”

    阿甜认真的想了想点头:“好啊好啊,这样除了卖药,小姐的坐诊也能被认可了。”

    陈丹朱抚掌一笑:“就这么办,我们再商议,现在先去给阿婆帮忙吧。”

    小姐是真的没有被山泉水的事影响心情,阿甜也放心了,前方先跑去的燕儿翠儿也跑回来招呼:“小姐,阿婆腾出了一张桌子了。”

    陈丹朱加快了脚步,快到山下时看到两边的林中山石上散坐着十几个家丁,有的在喝茶有的在说笑,还有人铺了垫子躺着睡觉——

    “这是那些小姐们的家丁车夫们。”阿甜低声道。

    小姐们出游要准备很多东西,吃的用的坐的都从家里带来,随从也自然需要很多。

    陈丹朱也是有过这种时候的,笑了笑:“人不少啊。”视线越过他们落在山下,看到停着的七八辆高车,点点头,“车子也不错啊。”

    果然是有钱人。

    陈丹朱的视线看这些人,这些人也好奇的看陈丹朱,漂亮的姑娘突然从山上走下来,衣裙精美身段窈窕面容甜美——这是谁家小姐?

    察觉到他们的视线,陈丹朱停下脚,好奇的问:“你们车马不凡,不是我们吴都当地人吧?”

    漂亮的姑娘主动说话,没有人能拒绝回答,一个坐在石头上的家丁点点头:“我们西京新迁来的。”

    陈丹朱哦了声,对他一笑,再次好奇问:“这些都是你们家的吗?”说罢满面艳羡,“你们家好多车啊。”

    跟在身后不远处的竹林看到这一幕,盯着那个家丁,心中念念不要看她不要看她不要听她不要听她——

    看到漂亮姑娘的艳羡,家丁忍不住笑了,谦逊的摆手:“不是不是,好几家呢。”除此之外他还忍不住多说几句,“除了西京来的几家,还有你们吴都几家呢,小姐,您是哪一家的啊?也来山上玩吗?”

    死家丁话怎么这么多?竹林在一旁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看不出来这位漂亮小姐是在套话?

    陈丹朱似是被问的有些忐忑:“我啊,我家——”她似乎因为家门寒酸不好意思说出口,先试探问,“不知,你们是哪一家啊?”

    竹林捏住了一块树皮,他只把一个家丁打晕,不算惹事吧?

    但还是晚了,那家丁已经大声的回答了:“西京望郡卢氏。”

    陈丹朱点点头:“我听过,你们家很有名啊。”对家丁再次一笑,碎步走过去了。

    看着女孩子轻快的走过去,家丁对其他人笑了笑,用眼神交流一下吴都的女孩子真可爱,而竹林也松口气,将手里的树皮捏碎,还好不是姚氏的家丁,咿,就算说是姚氏,陈丹朱也不知道李梁的外室姓姚,他真是紧张的糊涂了。

    从看到陈丹朱偷听,提起了心,待听到她说不在意下山去喝茶,放下了心,她走到半路遇到这些家丁车夫询问,让他又提起心,这上上下下的,他都呼吸都困难了——比跟着将军出生入死都紧张。

    还好接下来陈丹朱没有再有什么动作,真的进了茶棚,真的在喝茶。

    茶棚里客人不少,卖茶阿婆给她腾出一张桌子,让其他的客人们笑着指责“怎么对我们说没地方了,让我们站在棚外喝。”

    “因为啊,她就是我适才跟你们讲的桃花观的丹朱小姐啊。”卖茶老妇说道,招呼其中一个客人,“那个谁,你适才不是说哪里不舒服,快,也别要什么免费送的药了,让丹朱小姐看一看。”

    那客人微微踌躇,他是说过这话,但没想到丹朱小姐这么年轻,才十六七岁吧——这真能看病?

    “能不能,试试就知道了。”陈丹朱听到了,“客官,你让我试试,我要是说的不对,请你喝茶。”

    这个姑娘倒是挺爽朗的,其他的客人们纷纷起哄,那客人便一咬牙真走过来坐下,看看就看看,他一个大男人还怕被小姑娘看?

    这客人坐过来,又有几个跟过来看热闹,将这张桌子围住了,站在外边有端着喝茶的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带着斗笠遮住了面容,自接过茶碗就站着没有再动过,非常的沉稳,另一个则有些跳脱,对四周东看西看,听到什么就对带斗笠的同伴嘀咕几声。

    从陈丹朱下山,他的视线就盯着了,好看的姑娘谁不想多看两眼,当然带斗笠的男人依旧不动如山,被同伴用胳膊肘了两下也没反应。

    直到听到卖茶老妇在内说丹朱小姐两字,他的头微微抬了下,但也仅仅是抬了抬,而同伴则眼睛都瞪圆了“哎呦,这就是丹朱小姐啊。”然后话就更多了“真会看病啊?”“真的假的?”“我去看看。”

    斗笠男依旧不感兴趣,压低了斗笠纹丝不动,只偶尔喝一口茶。

    他不感兴趣,感兴趣的人多的很,那位客人问诊过,便立刻有其他人坐下来,再加上卖茶老妇的调侃,茶棚里一片欢声笑语。

    那些在山下歇息的家丁护卫都忍不住过来买两碗茶看个热闹。

    茶棚里的客人来了一波走了一波,来来去去,过了午之后,山上玩乐的小姐们也都下来了,仆妇丫头们唤着各自的家丁车夫,小姐们则一边往车上走一边互相打招呼约定下一次去哪里玩。

    陈丹朱坐在茶棚里,看着容貌秀丽衣着精美的姑娘们,听着莺声燕语,将她们互相提到的姓氏默念,卢家小姐,庞家小姐,耿家小姐,嗯,耿家,缘分啊,竟然有幸遇到,嚯,竟然还有姚家小姐——

    姚家,那可是太子妃——

    这一次来桃花山上还真是名门望族啊,既然遇上了这么多朝廷的名门望族小姐们,那她不给她们找点晦气,就太可惜了。

    陈丹朱支颐扬声:“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