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鼻子长歪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五章 伸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鼻子长歪了》    她的声音清脆悠扬,如山泉叮咚又如鸟儿婉转,对面说笑的姑娘们看过来。

    陈丹朱对她们一笑:“适才就是你们在山上玩的吗?”

    漂亮的姑娘有时候招人喜欢,有时候却不一定,耿雪就很不喜欢,尤其是没规没矩乱跟人打招呼的。

    “是。”她倨傲的说,“怎么,不能吗?”

    陈丹朱甜甜一笑:“能啊,当然能,不过。”她将手拿下来向前一伸,“此山是我的,你们把上山的钱付一下吧。”

    好,终于来了,竹林的心噗通落地,踏实了。

    但其他人可没觉得这话有什么踏实的,只有惊讶,喧闹的茶棚说笑的小姐安静下来。

    站在茶棚边上的那个年轻人眉飞色舞,用胳膊肘肘斗笠同伴,发出嘿嘿的招呼声让他看“有好戏了有好戏了。”

    斗笠男端着茶碗似乎淡然又似乎懒懒。

    除了踏实的,惊讶的,淡然的,还有些人觉得这场面有些熟悉。

    “恍惚记得有人说过,桃花山下拦路抢劫——”一个客人喃喃。

    卖茶老妇也咽了口口水,然后恢复了镇定,别慌,这场面的确熟悉,这说明对面那些小姐中一定有人生病了——病的还不轻,要死了那种。

    对面的小姐们回过神,只觉得这个姑娘有病,看起来长的挺好看的,竟然是个脑子有问题的。

    耿雪嗤笑一声,同情的看了陈丹朱一眼,扶着婢女的手转身,跟身边的姑娘们继续说话:“我的小花园已经修整好了,父亲按照西京的家修的,等我下帖子请你们来看。”

    姑娘们也都笑着应声。

    “喂。”陈丹朱再次扬声,“你们这些外地人,是听不懂我说的吴语吗?那我再说一遍。”

    她这次换了西京话,竟然说的字正腔圆。

    原本不理会的姑娘们再次愣住了,惊讶的看过来。

    “你想干什么?”耿雪皱眉,又了然一笑,“你是这里村民吧?你是乞讨呢还是讹诈?”

    陈丹朱忙摆手:“这位小姐,我不是这里的村民,我也不是乞讨,讹诈,我先前说了——”

    她站起来走出茶棚伸手一指桃花山。

    “这座山是我的,这里就是我的家,你们进我的家,我收点钱合情合理啊。”

    在她走出去的时候,阿甜毫不犹豫的跟上了,什么震惊不解慌乱都没有,在小姐开口的那一刻,她的心也落定了。

    小姐就是小姐,怎么可能受欺负,那一声滚,绝不会罢休,要不然,以后还有无数声的滚——

    随着她的所指她的悦耳的声音,这些姑娘们已经不把她当疯子看了,神情都变的古怪,交头接耳“这是谁啊?”“怎么回事啊?”

    她是陈丹朱,她就是陈丹朱——挤在后边的姚芙透过缝隙心里大声的喊。

    在陈丹朱还没说话的时候,姚芙就看到她了,比起隔着帘子,这个小姑娘更加的漂亮耀眼,由不得她看不到。

    原来是躲到山下来了?在山上等了半天也没有见陈丹朱过来闹,真是气死人了。

    就在她不知道想什么办法再刺激一下陈丹朱的时候,陈丹朱竟然自己主动站出来了——

    姚芙的心也落定了。

    太好了,还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小贱人。

    不过要羞辱这小贱人就得知道名字,可惜她不敢开口,陈丹朱听过她的声音。

    她的视线在人群中扫过,西京来的这些姑娘们都不认得陈丹朱,而吴地的几个姑娘认得,但此时都不敢说话,也在往后躲——这些废物!

    就在姚芙想着怎么办时,那边陈丹朱的声音已经朗朗传来。

    “我可没骗你们,我,是陈丹朱,你们一打听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陈丹朱啊——虽然这个名字对一多半姑娘来说还是陌生,但另一半消息灵通的姑娘则露出恍然又惊讶的神情,原来她就是陈丹朱啊!

    耿雪自然也知道这个名字。

    “陈丹朱啊。”她说道,这一次视线认真的看过来,站在对面路边的姑娘眉毛扬着,嘴角笑着,梳着百花鬓,俏生生娇艳艳——更讨厌了,“陈猎虎的女儿嘛,我们也久仰大名了。”

    她这个久仰大名故意拉长了声调,满含讽刺,而其他听得懂的小姐们也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虽然她们也痛恨诸侯王跋扈忤逆,但陈丹朱这个王臣之女亲迎皇帝,叱骂吴臣欺辱吴士族公子,这就是一个不忠不义攀荣附贵的奸人。

    这种人怎么还好意思招摇过市啊。

    陈丹朱似乎丝毫听不出她们的讥讽,直接骂出来的话她还不在意呢,用眼神和表情想羞辱她?哪有那么容易。

    她笑吟吟的道:“是吗?认识我就好啊,我就不用多说了,你们也不用误会啦。”她再次将白嫩嫩的手向前一伸,“给钱吧。”

    耿雪好气又好笑:“上山真要钱啊?你不是开玩笑啊。”

    “当然不是。”陈丹朱将手举起扳着算,“当然,也不是所有人上山都要钱,附近的村民不要钱,因为要靠山吃饭嘛,与我家交好认识的,亲朋好友自然不要钱,再就是虽然不是我家的亲朋好友,但一见投缘的,也不要钱。”

    她说完最后一句,视线仔仔细细的扫过耿雪等人,似乎在确认是不是投缘——

    谁会稀罕她的投缘,耿雪等人失笑。

    “雪儿。”一个姑娘对耿雪低语,“她是找借口要跟咱们攀上关系,一起玩呢。”

    随着西京权贵迁居越来越多,与吴地贵族打交道也越来越多,双方都需要互相结交,当然,是吴地的贵族更想要结交这些位于大夏顶端的名门望族,而她们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结交的。

    能跟她们一起玩的小姐都是挑选过的。

    陈丹朱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再考虑中。

    “丹朱小姐。”耿雪早就想到了,几分不耐烦,“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陈丹朱哎了声:“不行,你们还没给钱呢。”

    不是没钱,扔下几个钱给这陈丹朱,还想看她敢不敢俯身在地上捡,但这种羞辱也懒得给,耿雪冷冷道:“我们要是不给呢?”

    陈丹朱一摆手:“来人。”

    ......

    ......

    左右的护卫们看竹林。

    竹林道:“看我干什么,没听到她喊人吗?”

    听是听到了,但——

    “真听她的啊。”一个护卫低声问,“那我们真成,成劫道的了。”

    现在上山要掏钱,下一步会不会过路也要付钱?

    竹林闭了闭眼:“听!”将军让他们听她的,不听她的,岂不是不听将军得了?

    他拔出腰刀跳了出来,在他身后其他的护卫们紧跟。

    几乎是一眨眼蹭蹭蹭的蹦出十个人拦住了路,他们手里还拿着刀——

    小姐们猝不及防,吓的失声尖叫,人也挤到了一起,旁边原本不在意只当是姑娘们口角的家丁护卫们这也才回过神。

    “你们想干什么!”几个家丁冲出来喝道,“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一个护卫一个飞脚,这几个家丁一起倒地,天旋地转还没回过神,冰冷的刀抵住了他们的胸口——

    呼喝声顿消,小姐们的尖叫也停下来,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陈丹朱淡淡道:“不给钱,就别想走人。”

    .....

    .....

    卖茶老妇拎着茶壶,再次咽了口口水,镇定,别慌,这是正常的一步,看吧,把人抓住后,丹朱小姐就要治病救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