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鼻子长歪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六章 动口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鼻子长歪了》    三个家丁转眼被打倒在地上,还被刀抵着胸口——动兵器了!

    更多的家丁们变了脸色,忙围住了自己家的小姐。

    小姐们发出尖叫,其中姚芙的声音喊得最大,还死死抱住身边的粉裙姑娘“杀人啦——”

    粉裙姑娘原本被吓了一跳,被姚芙这一声喊反而吓的不害怕了,没好气的推她:“喊什么喊啊,青天白日的哪来的杀人!谁敢杀人!”

    耿雪等姑娘们也一惊过后回过神,是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怎么有人敢杀人,不就是叫出来十个护卫——她们心里数了下,算起来还是她们人多呢!谁怕谁啊!

    当然,也有姑娘们脸色更加畏惧,比如当地士族家的两个小姐,阿乔还忍不住向后退几步,这些外地来的姑娘们不太清楚,她们可是心里很清楚,陈丹朱的确敢杀人,当初被陈猎虎悬挂在城门示众的李梁,就是陈丹朱亲手杀的。

    那可是她的姐夫啊。

    陈丹朱还敢去王宫逼张美人自尽,当着皇帝和大王的面,这无疑也是杀人啊。

    阿乔和另外一个姑娘对视一眼,都看到各自眼中的惊恐和后悔,说来桃花山的时候就该多个心眼,果然遇上了这个可怕的家伙,好倒霉啊。

    “陈丹朱,你这是要拦路抢劫了吗?”耿雪喝道,“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

    陈丹朱不急不慌,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笑容浅浅:“这是我家的私产,我守护我的私产,哪里需要熊心豹子胆,不是理所应当吗?”

    她家的私产——这破山真是她家的私产吗?耿雪虽然知道陈丹朱这个人,但哪里会在意这一个前吴贵女把她家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打听清楚啊。

    如果真是陈家的私产,陈丹朱故意惹事找麻烦,虽然不合情但合理,她的神情便有些犹豫,初来乍到的,跟这样一个落魄浪荡恶名昭著的女子起冲突,也没必要——

    耿雪想到了,其他的女子们自然也想到了,大家交换眼神,甚至还有人低声说“她不就是要钱嘛,给她几个钱,就当打发要饭的了。”“是哦,看她一副落魄的可怜样子,施舍她了。”

    姚芙在后听到这些话都气死了,落魄?她看前方站着的女孩子,穿襦裙披衫,那襦裙还是金丝线打底的,方领大袖露出白生生修长的脖颈,唇红齿白眼波流转,站在那边光**人——落魄个鬼啊,瞎了眼啊。

    这些没用的贵族小姐,一个个看起来气势汹汹,胆小又没用。

    这事就这么算了,可不行!

    看着这边的气氛冷却下来,陈丹朱心里也很遗憾,这事就这么算了,也太可惜了,是哦,贵族小姐们都有钱,要钱这种事可能还气不到她们,那——她的手指转了转,她狮子大张口要这些小姐们拿不出的钱,就能气到她们了吧。

    就在她等着对面的小姐们开口的时候,小姐们中间低声窃窃中响起一个声音“什么她家的山啊,陈猎虎不是不当吴王的臣子了吗?那这吴国还有什么他家的东西啊。”

    耿雪听到这句话一个机灵醒过来,是啊,没错啊,这一座山肯定不是买下来的,跟田产房屋不同,荒山野岭都是属于官家的,陈家能有这座山,必然是吴王的赏赐。

    耿雪哈的一声,满面讥讽看着陈丹朱:“合情合理?你爹都不认吴王了,还捧着吴王赏赐的东西当自己的啊?你还好意思来要钱?你可真是不要脸。”

    骂的好,陈丹朱脸上笑容渐渐散去。

    “你——”阿甜气的脸涨红,就要上前理论。

    陈丹朱将她拦住,自己上前:“这位小姐,你要是说这个,我就要跟你好好理论理论了。”

    陈丹朱走过来,阿甜忙跟着,这边的家丁看到只这个小姐带着一个丫头过来,没有阻拦。

    耿雪等人也没有避让,嘴角挂着一丝讥讽的笑,有什么好理论的?这话可不是她说的,是陈猎虎说的,他都不认吴王不当吴臣了,还敢捧着吴王赏赐的山当自己的私产,哪来的理直气壮?

    倒要看她能说出什么歪理,也让世人都见识见识。

    耿雪看着她走近:“你要说什么?你还有什么可说——”

    她的话没说完,走近的陈丹朱一伸手抓住了她的肩头,将她猛地向地上掼去——

    论年纪耿雪比陈丹朱要大两岁,个子也要高一头,但陈丹朱动作猛,力气大,又用了上马下马的功夫,砰地一声,耿雪整个人被她摔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鸦雀无声,而在这一片安静中,响起一声呼哨。

    陈丹朱眼角扫去,见茶棚那边看热闹的有一人掀起了斗笠,手放在嘴边打出呼哨。

    她一眼扫过模糊看到是个年轻人,身架高挑,发如墨色,一双眼也黑亮——便不理会了,年轻人一向喜欢起哄,此时看到打架,还是女孩子打人,吹口哨不算什么,看他旁边还有一个已经上蹿下跳如同下山的猴子一般兴奋到模糊看不清脸了呢。

    想看就看,随便看!

    她此时全神贯注都在这场架上。

    直到摔在地上,耿雪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感受着突然的天旋地转,感受着身体和地面碰撞的疼痛,感受着口鼻吃到的土——

    她可能要死了,她要死了,她被杀死了,耿雪发出尖叫——

    四周的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也跟着发出尖叫。

    站在这边的姑娘们花容失色本能的害怕向四周散去,耿雪的丫头仆妇叫着哭着扑过来,有人去扶着耿雪,也有人向陈丹朱扑来。

    陈丹朱不避不让,抬脚踹向这婢女,婢女尖叫着抱着肚子倒在地上。

    陈丹朱落脚伸手将围住耿雪的婢女仆妇乱挥推开,硬是将耿雪从其中又抓起来——

    “你骂我爹?”她将耿雪摇晃着,脸上哪还有先前的半分娇媚,又凶又悍满面戾气,“你接着骂啊!你再骂啊!”

    耿雪哪里骂的出,适才那一摔已经让她快晕过去了,此时被摇晃醒来,又是怕又是气一边放声大哭,一边胡乱的挥手打过去,想要挣开——

    “你还打我——”陈丹朱顿时喊道,“打人了——”

    谁打谁啊,四周听到人再次呆了呆,明明是你,好好的说话,说要理论,谁想到上来就动手——

    这姑娘原来是靠手理论的吗?

    仆妇婢女不管不顾的冲上来对陈丹朱厮打——护不住自己的小姐,她们就别想活了。

    被吓到的阿甜虽然还没回过神,但当陈丹朱踹开第一个婢女的时候,她也跟着冲过了跟耿雪的婢女仆妇厮打在一起。

    女人的叫声喊声哭声响彻了大路,似乎天地间只有这种声音,偶尔响起的呼哨大笑鼓噪也被盖过。

    这一切发生在瞬间,看着厮打在一起的女子们,家丁们呆住了,竹林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了,爱咋地吧——

    茶棚这边,除了外边两人在鼓噪,客人们都张大嘴瞪圆了眼,卖茶老妇依旧拎着水壶,别慌,她心里还盘旋着这两个字,但别慌之后说啥——

    丹朱小姐先把人打了,然后就治病,这样说大家信不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